首頁 > 行業聚焦 > 兩院院士與三百余醫學專家共話“人工智能賦能醫療健康”

兩院院士與三百余醫學專家共話“人工智能賦能醫療健康”

時間: 2019-01-09 18:45:20 來源:恒愛大藥房

中國百姓的就醫經歷中,最普遍的抱怨莫過于 “看病難、看病貴”,多年來這種痛楚仍毫無退卻的跡象,即便在“互聯網+”遍地開花、“人工智能”耳熟能詳的今天,人們生活的許多方面得到了極大方便,但醫療(http://www.mb5.com.cn/invest/253/)似乎有著牢不可破的壁壘,除了掛號、付費方便了許多,“難和貴”的頑疾卻仍在。醫療壁壘的阿喀琉斯之踵何在?人工智能是否能給醫療帶來顛覆性的改變?

(左起:肖飛教授、陳凱先院士、張奉春教授、游蘇寧教授、于偉勇教授、何東儀教授)

  2018年12月22日,第九屆《康復·生命新知》醫學高端論壇在上海召開,論壇的主題是“人工智能賦能醫療健康(http://www.mb5.com.cn/article/7/)-痛點與對策的思辨與思變”,中國工程院陳香美院士、中國科學院陳凱先院士、上海浦東新區科技與經濟委員會范金成書記、四川大學華西藥學院武志昂教授,以及中國臺灣、芬蘭、法國、美國、澳大利亞的專家,圍繞中國醫療痛點是什么以及如何解決展開了深入探討,并環望了世界現有的幾種醫療模式,設想了中國未來醫療模式的發展方向。三百余位來自全國各地的醫生出席了會議(http://www.mb5.com.cn/exhibit/)。

  左起:肖飛教授、趙巖教授、陳香美院士、武志昂教授、范金成書記

  經過他們的頭腦風暴,得出了以下觀點:
  在就醫的整個流程中,存在至少7個環節:掛號、候診、就診、檢查、處方、繳費、取藥,其中最關鍵的點其實在于“就診”環節,醫生和病人擔當“主角”。目前,雖然隨著科技的提高,解決了掛號難、付費難、買藥難,卻無法撼動“醫生-病人”這一關鍵節點。由此,看病難得不到根本解決,也就不足為怪了。
  在中國的醫療體系中,存在十大利益相關方:醫生、病人、醫院、藥監系統、政府醫療管理部門、醫學會、生產企業(http://www.mb5.com.cn/company/)、媒體、醫保,以及商業保險公司(http://www.mb5.com.cn/company/),它們之間的關系并未理順,以致無法拼起完整的醫療體系“版圖”,有了問題只有相互推諉、互相埋怨——病人抱怨醫生沒耐心,醫療費用高;醫生在一天天面對數不清的病人中,不但無法給予病人應有的關懷,還在透支著自己的健康,更甭提在病人離開醫院后對其進行隨訪了;醫院看上去人滿為患,卻有40%的病人其實不必到三甲醫院就診,占用了寶貴的衛生資源,因此,實際上是看病太容易導致了看病難……最終導致所有十大相關方脫節。
  對現場300余位與會醫生開展的調查顯示:85%的被調查者認為看病難的主要原因是醫療模式欠佳!
  來自我國臺灣地區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魏正宗教授介紹了臺灣的醫療模式:“臺灣的健保體系覆蓋到了所有醫療機構,無論私人的還是公立的,因此做到了醫保的普及化,民眾就愿意到任何一家基層診所去看病,而且也有良好運轉的轉診制度。健保支出只占GDP的6.6%,但覆蓋了近99.9%的全國人口。”
  來自法國的律師Thomas Chabanis說道:“法國和英國的醫療模式很像,家庭醫生是醫療的守門員,專科醫生在大醫院里主要是做科學研究,解決疑難雜癥。每個人看病的時候只要花幾歐元,其他費用全部由保險負擔,但這也帶來了問題,就是這個系統被濫用。”
  現場調查還顯示:57%認為看病貴的主要原因是醫療資源使用不當!
  陳凱先院士在會議期間指出:“我們當今社會上,還有相當多的家庭,因病返貧,或者是因為病導致貧困,或者因為貧困而沒有辦法很好地看病。有些家庭即使經濟還可以,但是遇到大病也擋不住。所以,看病貴是一個相當突出的問題。”
  令人鼓舞的是,2017年,美國媒體上出現了這樣一則報道:“Chinese arthritis patients decrease costs, delays with mobile app”(中國關節炎病人用一款移動APP讓費用得以降低,病情得以延緩),而這只是一系列相關外媒報道中的一篇。事情起源于當年美國風濕病學會年會上中國醫生的研究成果:通過使用名為“智能疾病管理系統-SSDM”即“風濕中心”的一款疾病管理APP,4千多名中國風濕病患者得以與醫生互動,避免了往返于醫院的奔波,使醫療成本降低了約268萬元!同時,研究證據顯示,在使用SSDM后,患者治療的有效性和用藥安全性也得到了明顯改善。由此,中國醫生發出了振聾發聵的聲音:疾病管理是良藥,智能疾病管理優于良藥!目前,已有超過10萬病人通過SSDM獲得醫生指導,節約了六百余萬元的醫療成本,為解決看病難、看病貴提供了解決思路。
  SSDM通過讓患者自己錄入疾病相關信息,并將之同步給授權醫生,建立起了醫生和患者的跨時空聯系,顛覆了傳統的門診就醫模式,而且不同于其他在線咨詢(http://www.mb5.com.cn/)平臺的是,SSDM上有完整的患者病歷,包括實驗室檢查、用藥方案及病情評估結果,主管醫生會以此為依據,給患者提供科學建議。醫生還能借助SSDM上的統計功能,發表學術論文、總結經驗、提高醫術。患者則成了醫生的科研伙伴,疾病的主任,并能夠得到醫生的長期隨訪、指導。醫患關系這個就診中的關鍵點、這個十大關系中的重要節點,借由SSDM到達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與和諧。
  相信隨著醫-患拼圖的成功拼接,其他八大醫療體系相關方的拼圖也會一一拼起,借鑒現在英聯邦的全民免費醫療、德法日的國家醫療保險、我國臺灣的全民健保以及美國的多重醫療保障體系,創造出中國特有的全新模式。
  正如陳香美院士所說:“我國應該自己創造獨立的新模式。因為我們雖然可以借鑒歐美、日本,包括中國臺灣,但是我們中國的國情和中國的實際情況和這些國家不完全一樣,所以我們應該在這些國家已有的經驗基礎上,自己獨立地創造出適合中國13多億人口的醫療模式。”
  隨著數據科學和人工智能的滲透,SSDM現在已經實現了藥物(http://www.mb5.com.cn/)安全性的實時監測,以及聯合用藥安全性的預測;隨著數據的積累、模型的建立、機器學習算法的不斷更新,哪種治療方案對一個病人更安全、更有效將可以像“天氣預報”一樣提前預測。未來可期!

  左起:肖飛教授、魏正宗教授(中國臺灣)、Thomas Chabanis(法國)、Leevi Lassila(芬蘭)、溫利明(澳大利亞)

分享到:
共執行 450 個查詢,用時 0.082302 秒,在線 36 人,Gzip 已禁用,占用內存 5.743 MB
体彩p5分析预测号码